第一次住院后的一点碎碎念

发表于   |   --

安全打球,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

八月十六号,一个周五的上午,跟一个球友约了中午去玩球,结果在一对一防守他的时候,不小心被一肘子肘到了鼻梁骨。接着去了附近医院做CT ,显示鼻梁骨两侧骨折,鼻中隔偏曲,比较严重,医生说需要手术,后来去了积水潭医院,两位医生看了也是同样的结论。

人生就是这样,什么都有第一次。

这是自己第一次骨折,第一次手术,第一次全身麻醉。

手术那天被推到手术室后,先是插针,身上贴一些线头,最后给自己戴了一个面罩,让我大口呼吸,当时傻傻的,还不知道这就是麻醉,呼吸了十口左右便什么都不知道了,直到在恢复室醒来,全程没有任何知觉…

醒来的时候倒是跟电视剧中演的很像,眼睛先是模糊,看到了天花板,脑子朦朦胧胧的,接着渐渐有了意识,然后想动手指,但手指那边的肌肉还不受大脑控制,手指动不了,直到过了一会身体才可以动,然后感觉到嘴里一嘴的粘液,接着自己便要了纱布开始清理…

就这样手术便结束了。

手术的过程没有任何知觉、痛感,简直非常友好的体验,但是术后就不是了…

手术时为了矫正复位鼻骨,医生在鼻腔鼻孔里都塞满了凡士林纱布,术后鼻子鼓鼓的,看上去特别像小丑的鼻子,由于鼻子被堵住了,呼吸只能靠口腔。平时鼻子不通时,我们也有口腔呼吸的经历,但是如果长时间用口腔呼吸,喉咙就会很干很难受。

同时麻药过后,鼻骨哪里开始隐隐作痛,同时嘴里还会不停的出血,只能从嘴里吐。手术后的 48 小时之内很煎熬,而且因为鼻腔内的填充物挤压着泪腺,自己会一直不自主的流泪,还怕光…

非常煎熬…

然后一联想受伤的过程,就觉得很不值,打球一时爽,但因为疏忽、不经意,让自己受伤,遭受如此的经历,就觉得非常不值得…尤其是在每天清洗鼻子、插针输液的时候…

术后第三天要取出鼻子中纱布了,分两次取,一开始很期待,就想赶快取了,让鼻子尽早通气,但没想到取纱布是最难受的。

一开始不知道,每个鼻子塞进去的纱布得有50厘米长,取得时候用一个钳子伸进去,然后不断旋转拉取,纱布要从鼻腔里取出,那种感觉怎么形容呢,有一种痛叫钻心,这时的痛更适合用钻脑来形容,体验过一次便绝不想体验第二次。

也因为这样的经历,让我对这次受伤有了更加深入的反思。

保护自己,平时不论做什么事,玩什么,都要专心,同时保持安全意识。

做什么事都要有保护自己,保护他人的意识,不要做危险的动作,让自己处于危险之中,保护自己很重要。

当然单靠安全意识是不能完全避免受伤的,但是建立安全意识总没错…  • 打球踢球前先热身  • 疲劳时休息或者补充能量  • 不跟打球野蛮的人一起打球  • 等等

因为一旦受伤,对自己生活工作势必带来很大的影响。

想起这次住院的经历,我觉得还是挺有意义的。通过住院手术治疗的经历,让我明白了安全运动的重要性。

这次也只是鼻骨折,算是轻伤,并不特别严重,只是遭受一些感官上的痛,但这次经历让我意识到平时安全意识的重要,这是远比受伤要重要的东西。

人生也许就是这样,很多道理只有自己经历了才会更加深刻,才是自己的东西。世间大道理很多,很多一听就懂,但是大部分人、大部分道理真的只有自己经历过才会更加深刻,才是自己的道理,这也是看电影看书所不能比拟的。

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实践出真知,说的都是同一个道理。

不过有时又觉得其实挺矛盾的。

父母、前人他们的人生经历其实已经明白了很多道理,他们实际上不想让后代再去经历一次,他们希望后代可能跳过那些人生的坑,然后在教育的过程中三令五申,但儿子、后代们却就是难以听进去,非要自己经历过、掉过坑才会觉得,原来真的是这样,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…

年轻时更多的还是应该去多经历、多尝试,可以去犯一些不会伤经动骨的错,多经历些磨难、挫折,让自己对自己对世界才会有更深刻的认识…

咕咚

咕喱咕咚
扫码关注公众号
rss facebook jianshu juejin weibo twitter github gitlab youtube mail spotify lastfm instagram linkedin google google-plus pinterest medium vimeo stackoverflow reddit quora quor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