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奶奶

屋后山坡

今天看书时突然想到了奶奶。到今年,奶奶已经过世四年多了,我记得很清楚,奶奶是14年六月初左右去世的,那时我在北京工作,当时我正换了第二份工作,在入职之前我回家参加了奶奶的葬礼。

奶奶有五个儿子,我爹是最小的儿子,所以按照家乡的传统,奶奶一直跟我们住在一个院子里,我从小也便跟奶奶接触比较多。

我对奶奶最早的记事可能是三年级。记得那是三年级开学的时间,我们要开始用钢笔了,第一天我就把钢笔丢了,所以去商店又买了一支,然后奶奶陪我去了学校,这便是对奶奶最初的记忆了。

小时候,奶奶走路总是特别快,她身材偏瘦,精神很好,什么时候看上去都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,那时在屋后的山坡上总能看到她的身影。

我对爷爷没有形象,因为我刚出生不久,爷爷就去世了,后来奶奶便一直一个人生活。

奶奶跟我们住一个院子,我们的院子大体成 L 型,坐北朝南,不算大,但是能住的房子也有五件,奶奶住着向阳的两件屋子,我们在朝东的屋子住。

奶奶虽然年纪大,但是自己住的房子却收拾的很用心。床单、被套、窗帘等都用喜欢用鲜艳的布料,柜子、桌子平时也擦的很干净,每天早晨,她会按时扫地,而且奶奶有个习惯,扫地前先洒水,柜子底下有个洒水壶,水壶里的水总是满满的。

奶奶心很强。我记得一开始奶奶房间的地是纯土地,后来老家那边流行铺砖地,就是用红砖把地铺一遍,地会变得很平整,也容易扫地。那时很多人家都已经铺了砖地,奶奶也便寻思着铺,很想给自己的地也铺一层砖,后来自己买了砖,但却找不到人帮她铺地,当时奶奶好像憋着一股劲,一定要把地铺了。

后来正好我跟我表哥在家闲着,所以奶奶找我们铺,那时我们还小,可能还在上小学或者初中,我们也不会铺,但是我们在奶奶的督促鼓励下便开始铺。

后来铺了一大半,毕竟没有任何经验,地被我们铺得乱七八糟,一点都不好看,我爹看到后又重新把地铺了一遍,终于铺好了。

尽管奶奶心很强,但是作为一个老人,同时对未来的生活却充满了担忧。奶奶总是担心自己填炕的燃料不够用,尽管我们家的后院有一个小房子已经盛满了填炕用的燃料(就是草末或者晒干的羊粪),但是奶奶总是在闲着没事的时间里去四处找草末,有时我们也会给奶奶说,先用着,没有了再找,但是她总是担心没有燃料了怎么办,所以总是想法设法去寻找更多的草末。

也许只要找到那些草末或者羊粪,她的心里就会踏实。后来,直到奶奶去世的前一两年,奶奶出行不便了,我妈她们给奶奶填炕时才把那些积压下的草末给用了。那些最久的草末时间可能已经积压十多年了,有些早已经不能用来填炕了。

其实不仅仅是草末,生活中的很多东西,奶奶总是担心不够,奶奶有很多被子,有很多碗筷,尽管这些东西平时用到的也就一点点,但是这种物品上的富余应该会给奶奶带来一种安全感,毕竟奶奶其实是一个缺少安全感的人。

由于奶奶很长一段时间一个人,所以奶奶是孤独的。我记得小时候的时候,奶奶总是会找我们孙子去她的房间,晚上陪她睡觉,她会提前把褥子、被子铺开暖好,等我们去睡觉。

小时候我跟奶奶并不是很亲。其实这在现在是很难理解的,说到奶奶孙子,大都很亲,不过我们家那边,小时候奶奶有太多孙子了,而且小时候奶奶很忙,所以我跟奶奶的那种感情并不是那么深厚。

但是我大点的时候,我跟奶奶一直是住在一个院子里的,晚上陪奶奶比较方便,所以后来大部分时候都是我在晚上陪奶奶睡觉,有时我姐姐也会陪奶奶睡觉。一开始我不是很愿意陪奶奶睡觉,所以奶奶总会想办法让我去,比如奶奶会给我苹果吃。

那时奶奶经常会把苹果放在已经铺开的被子底下,奶奶总会乐意去买苹果、罐头等吃的留着给我们奖励。

后来我已经习惯了去陪奶奶,奶奶也不需要给我好吃的,不过偶尔的还是会有奖励。

快要上初中的时候,奶奶开始发愁了,因为我要住校,所以晚上不能陪奶奶,那时她会经常性的念叨,说我要去上初中了,要上初中了..脸上都是愁容。

也许就是小学陪奶奶晚上睡觉的那几年,奶奶开始对我变得很在乎。她很喜欢看到我,喜欢夸我,不仅仅是因为晚上陪她,因为平时我还可以帮她上房顶去安烟,可以帮她打水等等,生活中跟奶奶会有很多交集。

上初中后,只有周六周日会在家里,每周五下午我会骑车回家。快到家的时候,经常会看到奶奶在山坡傍边的地里收拾草末,我看到奶奶后会主动打招呼,奶奶很开心。

屋后田地

就这样,后来我要去县城上高中了,大概一学期才能回家一次,那时我记得奶奶更愁了,在我旁边不止一次的念叨我要去上高中了。初中的时候,每周末我还可以陪她睡觉,但是上高中了,就很难了,只有假期才可以陪她。

不过当时,其实我自己内心并没有多想,我很单纯,我知道奶奶会难过但是我自己也没有去说什么宽心的话给奶奶听,后来就慢慢发现,奶奶真的越来越老了…

到高中后跟奶奶接触少了,每年只有放假的时候才会回家看到她。每次坐班车回家到院子里了,看到奶奶在房间里,我还是会隔着窗子跟奶奶说我回来了。

一般我回去后,先去妈妈哪里把东西搁下,然后再去奶奶的房间,跟奶奶当面打招呼。那时从奶奶的神情上看,感觉她的精神状态已经跟小时候完全不一样了…

当然后来奶奶的手指做过一次手术,奶奶的精神状态跟病痛也有关系,不过假期里我还是陪奶奶睡觉。

在和奶奶一起的时候,有时会问道一些以前的事,奶奶会聊一些以前的事,不过奶奶也不是那种特别能说话的人,现在让我想,还真的很难想起以前她都说过什么。

后来我考上大学了,奶奶很开心,不过已经忘了当时奶奶有没有对我说过什么,只记得在我办升学宴时她整天乐呵乐呵,很开心。

对奶奶来说,上大学跟上高中差不多,我都是每一学期才回一次家。我每次回家后还是跟高中一样,跟奶奶打招呼。

不过大学时,奶奶的身体已经大不如以前,皮肤变黑了,有时吃饭都是问题。

那时感觉跟奶奶交流不多,其实在这么长的相处时间中,跟奶奶也很难有触及内心深处的交流,一方面是我那时还小,另外奶奶本来也应该不是那种善于表达内心情感的人。

到后来奶奶有点沉默寡言,平时走在路上看到她,她也如此。

总之奶奶老了,不论身体、精神都受了很多磨难,整个人就再也不想小时候的样子了。

当时我知道奶奶去世的消息挺难过的。因为奶奶是第一个离我这么近的人去世的,我在坐火车回家的路上回去回忆以前的事,就觉得太难过了。

奶奶葬礼

但是,终究,生老病死,自然规律…

致我已逝去四年的奶奶…

咕咚 写于2018年8月

咕咚

咕喱咕咚
扫码关注公众号
ç
rss facebook jianshu juejin weibo twitter github gitlab youtube mail spotify lastfm instagram linkedin google google-plus pinterest medium vimeo stackoverflow reddit quora quora